当前位置: 趣文网 > 江湖行歌 > 游戏人生 > 正文

我画的第一个女裸体模特

时间: 分类:游戏人生 点击:6307
相关作文 热点排行 最新发布 评论区

小编提示:本篇内容约有14299个字,全部阅读完大约需要1907秒。

我画的第一个女裸体模特

看了画家叶子写的博文《我的第一个人体模特》,感慨万千,不知不觉,我人已到中年了,也想起了自己在80年代中期在艺术院校上学、画第一个女裸体模特的往事,现在把她写出来,纪念逝去的青春吧。

80年代中期,我在外省省城里的一所艺术院校读美术专业,学美术是离不开画人体的,可那时不像现在,大一的学生第二学期就开设人体课、画人体,当时我们要到大四第二期学期、也就是毕业前才能开设人体课、画人体,而且当时人体模特不好找,主要是老人,其实人体模特也不难找,主要学校里出的钱太少,当时社会上的女裸体模特还是有一些的,主要是女裸体模特上课年轻的要6元一小时,中年的女裸体模特上课也要4元一小时,学校还是1元多钱一节课,多年没有增加,这一元多一节课的女裸体模特上课标准还是改革开放时的1978年美术院校恢复人体模特写生时国家财政部核定的,当时学校完全是政府财政拨款,是不敢乱提价的,提价也没用,因为政府财政只拨给学校那么多的钱,拨款数额是固定的。

暑假结束后,大四第一学期,我回校,进了寝室,发现寝室里一个上学期空着的床位上放着铺盖,有人睡了,原来这个床位的同学因为患病,休学一年,学校批准了,上学期结束前就把铺盖带回去了,我以为是其他专业的学生安排到这里的,也没有在意,去买好菜饭票,到校门口附近的书店看了看,出来时,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就在校门口的大排档吃了一笼小笼包,当时学校食堂里的伙食很差,校门口的大排档是我们学生改善伙食的主要去处,回到寝室,同学们都到了,包括那个新来的,看样子是一个比我们小几岁的女孩,衣着相当的朴素,我们问她情况,她只说叫她小琴好了,也是学美术的,我心里还奇怪,怎么学美术的会现在到我们寝室里住,大学不是中小学可以转学插班啊,由于大家对她不熟悉,也就没有多问,随后班主任来统计到校人数,统计完后,让我和小琴跟他出去一下,他把我们俩带到一楼的一间学生处的办公室,关上门,给我和小琴互相介绍,我当时是班长,然后对我直接说出小琴的情况,是学校招来的专职女裸体模特,为学生上人体课服务的,以后学校有什么事情要小琴配合,由我转达,小琴有什么事情要学校配合,也可以由我转达,因为我是女生,充当小琴和学校之间的联络人方便。原来如此,这时我才明白为啥现在学校会安排学生住进我们大四学生的宿舍,听老师说自己的裸体模特,小琴羞涩地看着地上,不好意思抬头看我们,老师也估计她很难堪,就让她先回宿舍,把我留下继续谈她的事情。

小琴走后,老师才对我说,把小琴安排到我们寝室是有目的的,让我看着她,怕她走极端,让我晚上睡觉留一个神,注意小琴的情绪,感觉有什么不对时,先安慰,然后赶紧向他汇报,他不在时可以找系里的其他领导,我说我能理解系里领导的良苦用心,老师又说了招小琴来学校当裸体模特的原因,说穿了还是经费问题,当时学校是政府财政拨款制,靠财政拨款,原来是够的,可后来物价年年上涨,政府拨款却没有增加多少,所以只能是简单地维持学校运转,比如学校为啥规定最后一个学期才开设人体课,就是因为没有经费,而且人体课只能用老年的裸体模特,因为他们工资要求低,只要一元多一节课,就这样学校的人体模特经费都很紧张,现在好了,小琴愿意做裸体模特,加上学校筹措了一些资金,可在大四全年开设人体课了。这样学校就以给老年模特的工资标准,加上闲置的宿舍床位资源,雇佣到年轻的女裸体模特。

其实当时学校是守着金饭碗讨饭吃,当时学校有的是水平不低的老师,完全可以开办培训班,可政府不允许,老师们只好私底下偷偷地带几个学生捞外快,这次小琴就是在一个学校老师同学家里上课发现的,老师感觉她虽然没有天赋,但还勤奋,再补习一年估计应该能考上一般的美术院校,小琴此前已经参加两次高考,文化课过了线,专业课还差一点,放弃了可惜,可小琴家父母是重男轻女,父母希望她早点嫁人,小琴想继续补习,然后考大学,父母表示供不起她补习了,所以老师给她出了一个主意,就是到美术学校里来做裸体模特,一来能有收入,不依赖父母供给,二来能得到美术老师的免费指点和学习。

所以学校和她达成协议,一是她来学校做裸体模特,每月不少于15个工作日的人体课,工资是按国家规定工资的标准、每节课一元多发。二是学校给她免费提供一个宿舍床位,不收费,包括水电费全免,和学生一样。三是小琴不上人体课时,可以随意上学校的任何美术课,并得到老师的免费指导。这样小琴的工资看似不高,但大学里是按一元多一节课四十五分钟计算,社会上是按一小时算,而且后两项免费钱的数额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而且是钱买不到的,如果真的算钱估计小琴在学校里做裸体模特的工资也在每小时6元以上。

就这样,小琴以补习的名义离开家,来到我们宿舍。听完老师的介绍,我连忙表示对小琴的同情和理解,愿意配合学校做她的工作,当时老师说估计很快小琴来做裸体模特的事会传开,当时小琴有什么不便的地方,比如到食堂打饭,由我代劳,我说可以,老师最后说,明天你带着小琴来上美术课,画静物。

回到寝室,小琴不好意思地对我笑了笑,我也笑了一下。

第二天早餐后,我带着小琴去教学楼里的教室画静物,一路上小琴好奇的问大学生活是怎么样的,我一一回答,当时大学生在社会上是天之骄子,因为录取率很低,考上的人少,外界对我们有一种神秘感,最后我鼓励她,明年考上大学不就能体验大学生活了?她撇撇嘴说,明年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她已经考过两次了,补习一年了,我赶忙给她打气说,我就是补习一年后考上的,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是补习1-2年后才考上的,有的同学考了三次甚至四次才考上大学,我同学的哥哥,不是美术专业的,参加四次高考才考上大学,前两次是因为分数不够没有考上,第三次是考上了,可分数不高,他嫌是高中专,学历低了没有去上,第四年终于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最后我让她不要喊我班长,我比她大几岁,就喊我刘姐吧。

走进教室,小琴把画架放在我旁边画静物,上课后,任课老师讲完要求,就开始巡视指导学生作业时,走到我们身边,看了小琴比我们差距很大的作业,一脸的不高兴,还奇怪地厉声问小琴是哪个班的,怎么以前没有见过,小琴正急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赶忙说打圆场说是转学来的,我拼命地对老师眨眼睛,老师愤愤、疑惑地走开了,小琴感激地看了我一眼,下课后,我安慰小琴,不要怪老师对她严厉的指责,毕竟她的作业水平和我们的作业水平比相差远了,小琴连说她知道,她不怪老师。

没过几天,小琴来学校做专职人体模特的事传开了,大家纷纷来看小琴,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体模特,毕竟以前没有见过,大家都先睹为快,系的里学生老师在课间休息都要到我们的教室里转悠一圈,好奇审视的目光看似有意无意的落在小琴身上,再故作随意的谈笑几句离开。小琴的表情很难堪,脸上露着尴尬和羞怯,整个人尽可能地躲在画板后面,整天一声不吭,大气不敢出,任课老师也对小琴表现出热情,往往给她的作业耐心地做专门的指导。

我画的第一个女裸体模特

晚上回到宿舍,其他寝室的女生也找借口跑来看小琴,眼光里透露出好奇和轻蔑,小琴欲哭无泪,我看这样不行,小琴在这种轻蔑的眼光里会垮掉的,就去找班主任反映,是不是贴一块通告禁止其他寝室的女生来我们寝室玩,班主任说没有必要,过几天就好,如果小琴连这样风波压力都承受不了,以后怎么赤身裸体地面对众人上人体课?到时怎么办?

就这样过几天,果然像班主任说的那样,来看小琴的越来越少了,一个星期后就恢复正常了,没人来专门看她,我和寝室里的同学都同情小琴,都是女生啊,虽然我们现在考上了大学,很多人在家里、特别是农村的同学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过家庭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啊,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和我们聊天,小琴才又重新活泼起来。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说开设人体课没有一定动静,同学们纷纷摩拳擦掌,按耐不住兴奋,毕竟是第一次画人体啊,而且是女人体,还是年轻的女人体,班上有性急的同学跑来问我,什么时候上人体课,因为我是班长,我也还奇怪,怎么学校里一点消息都没有,偷偷地问小琴,是不是她来月经了,不能上人体课,小琴面有难色地说她月经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至于为啥没有叫她去上人体课,她也不知道,没人通知她,原来说好了,上人体课会提前几天通知她,好让她有一个思想准备。

开学后第二个星期六下午,我和小琴正在教室里画静物,系里两个老师神神秘秘地叫我和小琴出来,我知道肯定是要开设人体课了,果然,老师要我陪着小琴和他们去五楼熟悉人体教室里的情况,我和小琴返回教室收拾了一下画具,然后随老师去五楼,小琴羞涩地走在后面。

五楼有天光教室,所谓天光教室,就是天花上开有玻璃窗,教室的墙上上的窗子被关上时,教室里仍然很亮堂,原来设计就是画人体专用的教室,这个地方我们以前也没有来过,只知道这里是画人体的教室,而画人体,以前要到大四的第二学期,本来我们要下一个学期才能来这里的画人体的,没想到小琴的到来,让我们多上一学期的人体课,这是大家求之不得的,学校就以给老年模特的工资,加上闲置的床位资源,雇佣到年轻的女裸体模特。而免费的住宿和高水平的老师指导,也是小琴急需的,真是互利双赢,两厢情愿,各取所需啊。

五楼的楼梯口装在铁栅栏门,估计是防无关人员进入的,两个老师走在前面,其中一个拿出钥匙打开铁栅栏门,让我们进入,然后在把铁栅栏门锁上,通过走廊我们来到人体教室门口。只见门上有毛笔字写着,人体教室,闲人免进,其实只要把铁栅栏门锁上,人就进不来了,当时学校里装铁栅栏门的地方有三个,第一是财务处出纳室,第二是武装部武器仓库,第三就是人体模特教学区。

教室中央放着一个五十多厘米高,一米长宽的木柜,边上还有一个,拼在一起就是一个单人床,这就是模特台,以前叫工作台,就是模特在什么摆姿势上课用的,有的叫写生台,画台,我个人认为叫模特台有点蔑视模特的意思,毕竟人家在上面赤身裸体是工作,说工作台好听一些。门边放在一个煤炉,估计是天冷的时候给模特加温取暖用的,靠另外一边的墙边,用脏兮兮的画布围成一个屏风,里面放在一个椅子,和一个镜子,应该是模特脱衣服的地方,其中一个老师让小琴站到模特台上,小琴有点手足无措,问要脱鞋子吗?老师说当然要脱鞋子,记住,只要是上模特台都要脱鞋子,小琴羞涩地笑着坐在模特台上,脱掉鞋子,穿着肉丝的短袜站在模特台上,老师要她做双手叉腰、高举、后背、抱头、坐下等等动作,小琴忍不住咯咯咯地、难为情地笑着照做,我心想,下个星期一你在模特台上上人体课就不会笑了,到时说不定会哭。老师又说以后上人体课,你站在上面,要是害羞,目光尽量平视,不要仰视,开始几次会有羞耻感,以后就好了,又要小琴到画布围成的屏风里,说你以后脱穿衣服就在这里,另外一定要准备一条毛巾,最好是颜色深一点的,因为模特台上很硬,没有衣服保护,坐在上面很难受,还有你的下身长时间接触到模特台会流液体,会显示在衬布上,这是很正常生理反应,不要害羞,所以坐姿一定要在屁股下垫一条毛巾,一是做的舒服一点,二是不让人看到流出的液体。另外最好带一双拖鞋来,这样上下模特台方便一些,小琴一一答应了。

最后老师说下个星期一开始上人体课,并告诉小琴,脱衣服越快越好,越慢越难脱,开始几天会有羞耻感,可能还会哭,但过几天就好了,我赶忙向老师反映,小琴的月经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是否对绘画有影响,老师又问了小琴月经的具体情况,每月什么时间来,持续多长时间,量大不大,是否规律等等,小琴哭丧着脸,难为情地一一回答,老师想了一下说没事,先画了再说,如果真的月经来了,到时停下来再说,这是第一次在学院里画年轻的女裸体模特,到时很多老师都要来画小琴的裸体。

说到这里,老师嘿嘿地笑了一下,说要看看小琴的身体,有没有疤痕,是否开过刀,小琴连忙解释,自己从小到大没有开过刀,身上没有疤痕,小琴没有想脱衣的意思,老师说按规定,小琴此时应该裸体接受审视,考虑到小琴是第一次当裸体模特,就穿胸罩和裤衩看一下吧,小琴无奈,难为情地走到屏风后面,脱去外衣走出来,看来小琴家庭条件不好,她还穿着大裤头和背心式胸罩,等于只露出四肢,老师似乎没有兴趣,说没有疤痕就好,让小琴穿好衣服。

等小琴穿好衣服,老师说星期一上人体课,该交代都交代了,到时你陪她一下,老师对我说,下来看小琴临场发挥了,勇敢镇定一点,星期一早点来做准备。于是大家走出人体画室。

我和小琴回到教室,教室里时候弥漫着一种兴奋,大家都知道下个星期一要上小琴的人体课了,老师也格外关心小琴,在她身边转来转去。下课后回到寝室也一样是兴奋,班上的同学到处借人体画册好做参考,评论着画册上女裸体模特身体各部位的绘画技法,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小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哭丧着脸。在寝室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我关心地拉她出去散步,先到校门口的的大排档上吃饭,吃完后我付的账,小琴开始要付账,见我付了也就没有坚持,估计是经济困难吧,然后我们在校园里漫步,边走边聊。

原来小琴家是一个工人家庭,上面有2个哥哥,下面有还有弟弟,全家就靠父亲的工资,母亲是家属工,2个哥哥要结婚,正是花钱的时候,从小到大,父母对小琴是不管不问,好在小琴学习成绩是家里是最好的,当时小琴的高考文化课成绩应该过录取线了,专业课成绩只差一点,这在当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学生大军中还是不错的了。我说我家比你家好一点,一是小孩比你家少2个,二是父母都有工作,父亲是干部,母亲的工人,我也有一个弟弟,所以日子过的还行,不知不觉9点多了,我们返回寝室,大家的热情似乎消退了一点,于是我们洗漱睡觉。

第二天是星期天,当时是每周六天工作制,上午我睡到快9点才起床,一看小琴已经不在寝室了,问同学说是她一早就出去了,于是我洗漱完毕,就去商业区闲逛,本来是应该是约寝室里人去的,以前都是这样,可这次不行,很多同学都在看人体写生技法方面的书,准备明天的第一次人体写生,其实我也想这样,可老师把陪裸体模特小琴的事交给我,也算看重我,而且也不会白忙乎,我从上大学以来,年年都是学生标兵,优秀共青团员,三等奖学金获得者,这些荣誉里除了自身的努力,老师关照也是一方面,现在小琴不在,正好我可以干一些自己事,先去逛街,吃过午饭后到新华书店里买了一本浙江美院的人体素描画册,回到学校,我没有马上进寝室,而是在学校的小花园里,想找了一凳子坐下来看看画册,没想到小琴竟在这里,原来她一大早就跑到这里来了,她也看到我,招呼我过去,我调侃她在这里躲清闲?她说寝室里尽是同学在研究人体绘画方面的书,还时不时地偷看她,她只好跑出来了,随手接过我手里的画册,一看是人体画册,脸就红了,我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大学四年里,只有这一年有人体写生课,而且你是学校里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年轻的女裸体模特,也难怪同学们疯狂了,小琴不说话了,默默地翻看我买的人体画册,于是我们俩就这样打发了星期天下午的时间,傍晚吃过饭,班主任找我和小琴到一楼的学生处的房间里,交代让我明天早上早一点和小琴去人体教室,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明后几天最好小琴上完课就回寝室,饭由我打给她吃,少让小琴抛头露面,我一一答应了,随后我喊上小琴在校园里散步,躲开寝室里同学关于人体绘画的讨论,一直到9点多钟才回寝室休息。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看表已经6点多了,赶紧起床,因为今天是第一天人体写生课,估计准备的事情比较多,顺便喊小琴起床,小琴睡的真香,把她摇醒,后来在知道,小琴前一晚上因为精神紧张失眠,一直到凌晨3点多才睡着,这也难怪,一个年轻的女孩要赤身裸体地面对众人,思想上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我从水房洗漱回来,小琴和同学都起床了,我赶紧去买早餐,两个馒头两碗稀饭,加一些咸菜,回到寝室,小琴已经洗漱完毕,同学们都到食堂吃早餐了,寝室里只有我们俩,我催她赶紧吃饭,说早点去人体教室做准备,小琴面有难色,默不作声地吃完饭洗了碗,然后我们俩往教学楼走去。

走进教学楼,还是冷冷清清的,因为才7点多,我们走到三楼,让小琴等一下,我去班上的教室拿自己用的画架,我肩上套着画架,一手拿着画板,一手拿着颜料盒和调色板,走到楼梯口,小琴看我手里拿这么多东西,要帮我拿,我赶忙拒绝了,让小琴赶紧上楼,不然一会儿学生来多了,会看小琴,看也就算了,不要搞得小琴害羞,打退堂鼓,那这一段时间就白忙活了。

到了顶楼的人体教学区,铁栅栏门已经打开,我本来以为还要等十几分钟,没想到老师都来了,进了人体教室,已经有3-4个老师在哪儿聊天,还有1-2个学生早来了,管人体教室的老师对我们打招呼,说你们来了,你们出来,我有话对你们交代,我把画架放在自己认为不错的位置上,就和小琴退出教室,老师把我们领到边上的一个小教室,说让我陪小琴在这里等待,等一下上课前再过去,又说了一下上课程序,今天是画站姿,小琴到时要双手后背,站在模特台上就行,20分钟休息一下,上课前会把教室里的师生全部赶出来,只留我们几个人,等小琴摆好姿势,再放师生进去,说完了,看小教室里空荡荡地,又跑到人体教室拿了一个凳子给小琴坐,然后嘱咐我照顾好小琴就离开,小琴坐在凳子上,我双手放在他肩上,感觉小琴身体在瑟瑟发抖,小琴情绪似乎有点不稳,我站在她前面,尽力安抚她,等了一会,老师说你们进来吧,小琴似乎很迟疑,我赶忙拉她一下,把她凳子是拽起来,搀扶着她走进人体教室。

人体教室里,窗子已经用画布遮好,几乎所以和美术专业有关的老师,只要能画几笔都来了,谁会放弃看年轻女性裸体的机会,我挽着小琴直接走到画布围成的屏风里,老师说现在要给模特摆姿势,大家先到走廊等候,大家腿往门口走去,眼睛却往屏风这边看,老师对我说脱衣服吧,小琴听到后,脸色难看极,机械地看看镜子,开始脱衣服,先脱下上衣衬衫,放在椅子上,然后坐在椅子上去脱脚上的袜子,再站起身,可脚上没有袜子,已经穿不进皮鞋里,因为袜子在脚穿进皮鞋时有润滑作用,我赶忙拿一张画纸垫在地下,让小琴站在上面,脱去裤子,秋天外衣就这几件,里面就是内衣了,小琴的胸罩是老式背心时,前襟有3个扣子,很容易脱,我记得小时候看妈妈穿过这样的胸罩,小琴解开3个扣子,胸罩就敞开,露出白皙细嫩的皮肤,我赶忙上去帮她摘取胸罩,小琴深吸一口气,弯腰褪去短裤头,脱衣服很顺利,老师原来就交代我,如果发现小琴脱衣服慢就帮她脱,脱的越快越容易适应,否则就难脱了,现在衣服是脱光了,我赶忙挽着她往外走,小琴似乎有点不愿意,哀怨地看着我,想等一下,我没有给她机会,想一气呵成,把她弄上模特台,摆好姿势,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挽着小琴走到模特台前,推着她上模特台,老师递给小琴一个小样,就是在纸上画的人体大概的姿势,小琴看了一眼,就双手后背,一只脚踮起,摆了一个站姿,老师说踮起的脚再往前一点,头低一点,平视前方。

这时我才有机会仔细地看小琴的裸体,小琴的个子大概在1.6米左右,不算高,可也不算矮,脱光衣服,显的很瘦弱,皮肤细嫩光滑,黄色里透出白色,身体匀称,由于是裸体,四肢显的尤为修长,发育后乳房像一个隆起的茶盘,一只手能握下,上面是暗红色的乳晕和乳头,裸体上完美光滑的曲线从颈部一直流畅到脚后跟,曲线顺着腰肢往内流,到屁股又往外流,形成一个完美的s形曲线,腰肢纤细,屁股圆润饱满,臀沟的肉缝柔美诱惑,腹部皮肤紧致,没有一丝赘肉,腹股沟轻浅若无地衬托出耻骨前面凌乱的阴毛,小琴可能是常年穿大裤头的原因,阴毛是向前立起来的,没有匍匐在耻骨部位上。

我正欣赏这小琴的裸体,忽然老师说,解开头发上的绳子,原来小琴把头发用橡皮筋束成一个长长的马尾辫,又用手帕扎在头发上,刚才只顾着帮她脱衣服,没顾到让小琴头发散开,小琴把马尾辫拽到前面,解开上面的橡皮筋和手帕,我伸手接过手帕和橡皮筋,揣到包里,小琴用手把头发拢了拢,然后放开,仍由头发垂下,由于没有束缚,头发像瀑布一样披散在后背上,此时的小琴真是赤身裸体了,从最高的头顶到最低的脚趾,没有一丝外来的东西遮挡了,真的是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根纱不挂,仿佛我们这些周围人都不存在一样,目视前方。老师递给我一个粉笔,要我在小琴脚的位置上画一个记号,等会休息后好站到原来的位置上,人体绘画最忌讳模特位置的改变,我拿着粉笔沿着小琴脚的形状画了两个脚掌形线圈做记号。

我画的第一个女裸体模特

老师说可以了,就去开门,我赶忙跑到我的画架后面占位置,这么多人肯定会引起混乱,果然大家进来后,乱哄哄地互相挤占好的位置,有的说后面看不到模特的下半身,有人调侃到,看不到模特的下半身,你就画模特的上半身算了,于是老师又指挥大家调整位置,对我还算客气,没有要我挪动画架,这样几分钟后,人体教室里的人才安静下来画画,此时的小琴脸涨得通红,咬着嘴唇,僵立着一动不动立在模特台上,看得出是鼓起很大的勇气的。

这样过了十几分钟,老师到我身边说招呼小琴休息十分钟,我从包里拿起小琴头发上的手帕,连忙走上前去,对小琴说休息一下,伸手去扶小琴,小琴连忙抓住我的手,从模特台上跳下来,脚尖踏着鞋子,快速走到屏风后面,披上衬衫,坐在椅子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眼睛里含这泪水,我把刚才从她头发上解下来的手帕给她擦擦,一会儿,老师说上课,我又搀扶着小琴重新走到模特台,不过不像第一次那么局促不安了,上午的课结束了,我等小琴穿好衣服,搀扶着她会寝室,路过的其他寝室门口,都能发现里面的同学在兴高采烈地讨论上午人体课上小琴的裸体结构,我赶忙把小琴送到寝室里,里面几个同学也在谈论人体课上小琴裸体特点,看小琴来了,就不说了,我扶小琴在床上躺下,拿起我的和小琴的碗去打饭,有几个同学准备和我一起去,到门外我暗示留几个同学在寝室,看住小琴,等我回来再去,然后去买饭菜,回来后招呼小琴起来吃饭,吃完饭,小琴阴沉着脸去洗碗,回来后就又睡下了,其他同学也睡了,我不敢睡,一直到下午上课前四十分钟,又叫醒小琴去上课,小琴面无表情地随我去人体教室,这一次我们没有在小教室里等待,直接到人体教室的屏风等待,上午下课后,老师给了我人体教室和走廊铁栅栏门的钥匙,说以后他会来晚一点,让我到时把小琴领来就行。

下午小琴上人体课没有像上午那样局促不安了,似乎适应了人体写生过程,既不害羞,也不兴奋,很麻木地摆着姿势,下午下课后,我庆幸小琴今天的人体课上下来了,我原来就怕出现小琴既想当裸体模特,又不愿意脱衣服的情况,到时把大家都耽误了,进退两难,今天的人体课上下来了,明天就好办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回到寝室。我还是替小琴去打饭回来吃,吃完饭,本想带小琴在校园里散步,可小琴说累了,要睡觉,就洗漱后睡觉了,我一直不敢离开寝室,8点多钟,班主任来到寝室外,让同学把我叫到走廊上问了问小琴的情况,我说到目前为止没有问题,班主任说,要小心,以前的经验证明,做裸体模特的女孩子开始几天会有羞耻感,以后适应了就好了,这几天你辛苦一下,学校没有资金补偿你,会在其他方面照顾你,我说我知道,因为前几年评奖学金,划评选资格分数线时,老师特地把我划入,我和几个同学总分差不多,甚至有时略低一点,老师都会说要综合平时表现打分,让我获得三等奖学金。不是一次了啊,是好几次,还有系优秀共青团员、学生标兵,都是老师指定我的,所以每次老师布置的任务我都认真完成,最后老师要我主要开导小琴,渡过这段精神上的困难期,我一一答应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一直注意小琴的一举一动,包括她上厕所我都跟着,终于半夜里,小琴情绪失控,捂住枕头大哭一场,我父母说过,人要是受到刺激哭出来是好事,我赶忙跑到她床上安慰她,一直没有好好地睡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早餐竟是小琴把我叫醒的,她已经从食堂打来早餐,此时的小琴仿佛回到上人体课前的状态,虽然表情还有点沉闷,没有笑容,我洗漱后来,我们俩吃了饭,洗了碗,然后到人体教室去。

今天由于是小琴起的早,我们到教学楼也早,人体教学区的铁栅栏门还是锁着的,老师没有来,估计是老师昨天把钥匙给我了,就偷懒了,我用钥匙把人体教室门打开,小琴直接坐在模特台上,我和小琴聊天,说昨天晚上你把我吓坏了,小琴苦笑着说,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不哭心里难受,哭出来了心里舒服多了,我说这就是情绪发泄,像洪水一样,只能疏通,不能堵塞。由于来的早,我就去看其他师生画板上还没有成形的小琴人体,过了一会,有老师和同学陆续来了,大家都在看小琴,小琴感觉不自在,随即跑到屏风后面去了。

随后的几天,小琴的人体课一切都很顺利,转眼到星期天了,我和寝室里的几个同学约小琴一起去逛商场,主要是看衣服,当时不买,光看衣服就是一种享受啊,逛累了我们到熟悉的餐馆吃一碗肉丝面,小琴可能经济条件差,面有难色,不想吃,我连忙说我请客,买了2碗,给她一碗,当时我们大学生每月的助学金加各种补助,一共用20多元,每年发十个月的,这点钱前几年吃饭是够的,后来通货膨胀,从82年开始,中国每年的通货膨胀率都是10%以上,所以货币年年贬值,东西年年涨价,当时老百姓的说法是什么都涨,就是工资不涨,好在我家庭条件不错,父母每月给我50元,加上学校发的20元助学金,还有每年的三等奖学金,我在大学里的日子过还不错,其他同学就不是这样的啦,只有一个女孩例外,生活条件超过我,我的这个女同学来自农村,就是靠男方出钱上学,答应毕业后嫁给男方,这个男的是一个小包工头,搞建筑的,还到我们学校来看过他未来的老婆,请我们寝室的全体人员吃饭,当时我们班最富的就是这个女孩,男方每月给她200元生活费加零用钱,所以她当时有一台照相机和自行车,这在当时的大学生中算奢侈品了。

一转眼,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小琴的站姿人体课结束了,老师要我问问小琴的月经情况,估计还有5-6天就要来了,就决定画人体素描,充分利用小琴月经来前的这段时间,这次还是站姿,只不过是要小琴双手放在头后面,让小琴俯视,眼睛看到前面的地下,小琴似乎适应了自己裸体工作,上课时,有时偷偷看我,我怕她难堪,故意不看她的眼睛,只看她的裸体,终于有一次我们俩双目相对,她朝我苦笑了一笑,然后似乎又难为情的脸红了。看到小琴适应了裸体模特的工作,我轻松也很多了。这次素描结束后了,小琴又回到班上和我们一样画静物,两天后,小琴偷偷地告诉我,她月经来了,我赶忙在日记上做了一个记号,从此小琴每次月经开始和结束后,都会告诉我,我则反映到系里,说小琴能上课了,老师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赶紧安排小琴上人体课。

不知不觉这个月结束了,这学期的第二个月开始了,一天上课时,小琴被系里老师叫走了,回来时小琴兴高采烈的,下课回寝室的路上,小琴告诉我她发工资了,有100多元,想请全寝室的人吃饭,我赶忙拦住她,说她赚钱不容易,不管明年高考能不能考上,都应该准备学费,还是自己多添置一些衣服,包括内衣,我说你的衣服太落后于时代了,小琴叹气说她从有记忆开始就没有穿过新衣服,身上的衣服长大后穿的是母亲的旧衣服,小的时候穿的是母亲找表姐们要的、穿过的旧衣服,我说这个星期天我们上街陪你买衣服,小琴高兴地答应了。

星期天上街,小琴露出幸福的笑容,首先到大商场内衣柜台买了两个绣花的胸罩和两个针织内裤,一下子花了100元样子,小琴真敢花钱啊,我当时穿的胸罩和内裤才是几元一个的,我估计了一下小琴的工资,当时一节人体课是1.3元,一天8节,就是10.4元,小琴这次人体课上了14天,工资是140元,看得大家都羡慕不已,当时一个青年工人的工资也就60元左右。回到寝室,小琴赶紧打热水到厕所里洗澡,换上新买的内衣,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弄得大家既羡慕又嫉妒,可没办法,谁叫人家有工作?谁叫人家豁的出去、赤身裸体地工作呢?小琴不在时,我们谈论裸体模特这个工作,都说就是钱给的再多,都不愿意做,多少年后,我人到中年,才悟出,这个世界是多样性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每个人也只有找对适合自己的工作才能发挥更大的才能。

小琴月经结束后,系里马上安排她上人体课,这一次是坐姿,小琴赤身裸体地坐在模特台,边上用聚光灯补光照着她,在聚光灯光束的笼罩下,小琴的身体像张开呼吸的蚌肉,裸体上闪着柔和的光晕,少女如诗的肉体令每一个在场的人都心情澎湃,由于是适应了裸体工作的环境,小琴以若无其事的神态坐在模特台上,仿佛周围的师生都不存在,但双腿紧紧并拢,仿佛害怕别人看到阴部的性器官,其实只要裸体,性器官很容易给人看到,第一天小琴在模特台上做裸体站姿时,我就发现从后面能看到小琴的鲜红色性器官,估计小琴不知道。

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小琴第二次领工资,这个月小琴做裸体模特的天数比第一个月多几天,所以工资多几十元,星期天我们上街玩,小琴买了一套时髦的西服套裙,本来天冷了,小琴准备买棉毛衫的,可买了棉毛衫,再买套裙钱就不够了,所以咬了咬牙,买了一件西服套裙,分西服和裙子,回到寝室后,大家争先恐后地试穿,小琴心里不愿意,可还是无可奈何地任由大家摆弄她的新衣服,从此以后小琴每次发工资都要添新衣服,什么羊毛衫啊、风衣啊、皮鞋啊,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弄得大家心里痒痒的,既羡慕又嫉妒,小琴成了我们女生中靠自己挣钱、最有钱的人了。

两个月后一个星期六下午,我们画小琴的裸体坐姿,由于是星期六,老师早早结束了上课,此时,师生对画女裸体模特也不是像以前那样有热情了,以前是没有免费的、年轻的女裸体模特可画,现在随时可以画,大家也就不热情高涨了,一听说下课,就丢下画笔一窝蜂地跑去过周末,人就是这样,你越是禁止他看他就越是想看,真的放开了,也没有什么,就那么回事。我正画在兴头上,不想停,还想凭上课时的记忆和感觉继续画几笔,反正我有人体教室的钥匙,小琴穿好衣服,看我还没走,就跑过来,看我画画,老师看我没有马上走的意思,就说走时把炉子里火灭了,把门锁好,就走了,当时天已经冷了,人体教室里已经用生火炉给裸体模特取暖。

小琴看我没有停下画笔的意思,干脆留下来陪我,说晚上我们到大门口拍档吃饭,当时学生食堂的饭真难吃,有钱也买不到好吃的,改善伙食只能到校外的大排档。小琴然后起身去把门从里面锁死,到屏风后面又脱光衣服,重新走到模特台上摆出上课的姿势给我画,于是我一边和小琴聊天一边画着小琴的裸体,我问小琴以后的打算,假如明年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小琴说现在能这样很满意,能在学校里边学习边赚钱真好,假如明年考不上就继续考,一直考到26岁,反正现在自己经济上独立了,父母管不了她,当时的高考政策规定,学生高考年龄不能超过26周岁,对,我说就应该这样,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当时就觉得以后当工人没有出息,尽管当工人来说对我很容易,因为我家所在的纺织厂每年都招工,父亲是中层干部,给我安排一个好工种很容易啊,当年我准备考高中时,父母就问我愿意不愿意顶职,因为当时高中也很难考,特别是重点高中更难考,平均100个初中生中只能考几个,就是考上高中还分普通高中和重点高中,我有好几个同学考入普通高中,干脆不上了,因为普通高中当时不要说无法考上大学的,就连高中专都考不上,我幸好以高于当地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1.5分的微弱优势,考上当地的重点高中,就这样高中毕业时第一次参加高考,我文化课的成绩离最低录取分数线还差42分,补习一年后才考上现在的大学,小琴说她去年高考文化课成绩还行,过线了,就是专业课还差一点,我说这就是差别,人往往是这样,某些方面强一些,另外一些方面就弱一些,不可能完美,不可能全面发展,据说外国艺术院校招生,根本不考文化课,只看专业课成绩。搞艺术要有天赋最好,我专业课成绩一直不错,就是文化课差一点,不过还好,我补习一年就通过了高考的文化课考试。所以我说小琴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明年考上大学,小琴说她就是这个想法。

我又说你裸体上课时腿夹的那么紧不累吗?小琴说当然累,但害怕别人看到女生的私密部位,小琴笑笑说,我说其实你就是把腿夹紧了,别人仍然你看到你的私密部位,我就看到过,你的私密部位是鲜红色的,小琴不相信地说,天啊,真的啊?我说是真的,从你身后看很容易的,所以以后上课时还是放松身体,不要自己给自己增加压力,你虽然做裸体模特,可看不到自己的屁股后面,你以后考上美术院校画别的女性裸体模特就知道了,女性的人体生理构造就是这样,从性器官部位到肛门的部位,从下面往上看都是敞开的,只要你是坐着、站在或躺在模特台上,人家很容易能看到你的性器官,你怎么夹都不行,根本无法遮挡,因为你在高处,别人在低处,小琴如梦方醒,说原来如此。

小琴又说你家条件真好,父母都有工作,两个子女考不上大学都能顶职,她家就不行,只有父亲有工作,两个哥哥在各自的女朋友的撺掇下为了顶父亲的职而打了几次架,吵嘴就更多,有一年吃年夜饭时都吵起来了,都认为自己应该顶父亲的职,她母亲更是想把顶职的机会留给小弟弟,让他初中一毕业就顶职,根本没想过让她顶职,哪怕问一下,客气一下都行,仿佛她不存在一样。

我说这和我奶奶家一样,老人偏心就是这样,我奶奶生了我大伯、我父亲,姑妈和叔父四人,结果只有我父亲从50年代工作开始养奶奶,每月寄给奶奶10元钱,几十年未有断过,没想到1980年,政府按政策退给奶奶两间房子(因为解放前我父亲家是小业主,有门脸房,解放后被政府搞合作化时收走),奶奶死前不知道中了婶婶的什么奸计,写下遗嘱,把两间房子全部留给了叔父,大伯为此和叔父打官司,我父亲劝他们不要闹了,免得给别人看笑话,因为奶奶一直是我家养的,我家都没有要求什么,大妈和婶婶绝口不谈他们没有养过奶奶的事实,反而冷冷地指责我父亲,说作为儿子养父母是应该的,不算学雷锋做好事,你没有什么好骄傲显摆的,我父亲养奶奶几十年,没有得到任何财产,最后落下这么一句话,把我父母气的要死,从此不和大伯叔父家来往了。

大伯家就热闹了,大伯和大妈是正式工,生了五个子女,中间是儿子,大女儿早出嫁了,不存在顶职的事,二女儿嫁了一个军人到外地落户了,问题是剩下的三个子女,两个顶职指标,儿子肯定占一个顶职指标,问题是还有一种顶职指标,有两个女儿要顶职,为此两人吵架吵的也是不亦乐乎。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了,我说不画了吃饭去,小琴起身关掉身边的聚光灯,去屏风后面穿衣服,我把炉子上的水壶里的水倒到煤炉里,熄了火,盖上盖子,小琴穿好衣服,我们俩一起往外走,关了日光灯,锁好人体教室的门。

我画的第一个女裸体模特

走出教学楼,感慨一个星期又过去了,这次在大排档上吃小笼包是小琴付的钱,她说以前我总照顾她,那时她经济条件差,现在好,她有钱了,该她请我吃饭,并说她才到校时身上只有几十元钱,只够勉强吃一个月的饭,所以贵一点的肉丝面都不敢吃,所以才落到做裸体模特的地步。我说我父亲说过人只要走对适合自己的路,发展会很顺利的,做裸体模特没有什么,以后只要你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而且对现在的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既能在高水平的老师指导下学画,又能赚钱,小琴说是的。

随后的几个月里,小琴的裸体模特工作很尽职尽力,师生对她很满意,由于天气越来越冷,小琴有一次上人体课感冒了,而且发烧,开始发现感冒时,我赶忙向班主任汇报,小琴没有医保卡,不能享受免费的医疗,我说用我的医疗卡去给小琴从校医院领药,没想到等我领回药来,小琴感冒严重了,发烧了,因为小琴开始没有在意,以为和以往一样,扛一下就过去了,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啊,以前是穿着衣服生活,现在是白天赤身裸体的工作,条件不一样啊,没办法只好把小琴用我的医疗卡送进校医院打点滴,小琴的人体课暂停,好在校医院的医生没有仔细看我医疗卡上的照片,就以我的名义安排小琴住进病房,打了几天点滴,小琴恢复了,休息了几天,又重新开始上人体课,这次我发现没有医保的小琴真可怜啊,一般的小病都是扛,舍不得吃药,后来我还以我的名义开立一些女生日常用药如pp粉、消炎药、感冒药等等送给小琴,小琴很感激。

这学期最后一次画小琴人体,是躺姿,小琴躺在模特台上,双手放在头顶上,这下子,她的私密处真的是一览无余,小琴似乎不在乎了,有时休息故意张开双腿,惹的师生都往那里看。见此情景,小琴调皮地对我笑笑,我也会意地笑笑。现在人体教室的墙上挂满了小琴的各种姿势和神态裸体画,这是展示优秀的学生作业。我有两幅小琴的人体素描也在墙上展示。

很快这学期结束了,寒假开始,放假前几天,班主任要我问小琴,寒假是否回家,如果不回家,班主任可以安排她在寝室里值班,一天有一元多钱,所谓值班就是学校安排寒假里不愿意回家的学生在学生宿舍值班,因为寒假时间不像暑假那么长,路远的学生比如广东的、四川的同学,来回花在路上的时间有一个星期,单程要转3-4次车才能到家,真正在家里住只有10多天时间,每年都有极少数不愿意在寒假里回家的同学在学校里过春节,在学校值班主要是放火、防盗,其实没有什么可防的,实际上就是给小琴一个住校的机会,其他老师可以安排她到校外上每小时6元的人体课,让小琴多准备一些学费和生活费,这学期,小琴的表现让老师们都满意,大家都愿意给她帮忙,小琴表示不想回家,愿意在寒假里值班,而且她还要参加美术院校的招生联考,当时的美术院校的招生联考是在春节前后,我问过一些指导过小琴的老师,老师说她没有特别意外,专业课考场正常发挥,估计考一个一般的美术院校是可以的,我离开学校时,小琴恋恋不舍地一直把我送到火车站。

寒假时间很短,我返回学校,小琴在寝室里,很热情地欢迎我,到校门口的大排档上为我接风洗尘,我随便问了她寒假里的情况,一是赚钱情况,二是美术联考。前者小琴说没有挣多少钱,主要是上课时间太短,这个时间段里大家忙着过春节,没有排上多少课,主要是上了一个多星期的雕塑课,是中央美院来的老师,他是回本地老家来过春节的,有一定的名气,还拍照片,我大吃一惊,原来班主任要我转告小琴,不要和知道她做过裸体模特的师生合影,以免日后麻烦,小琴说没关系,她照的是背影,一般人认不出是她,而且中央美院的教授还给了她一些画作上的指导,小琴说受益匪浅,并说照片会在中央美院里有专门的人冲洗,不会流落到社会上,会做人体模特资料永久保存,还答应照片冲洗出来寄给她两张作为纪念。对于后者美术专业联考,小琴说感觉比上次考的要好一些,不管他,反正不行再做一年模特工作,明年再考,看到小琴心态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我又问她在学校宿舍值班干什么,小琴哈哈大笑说,值班就是睡觉,老师和同学对她很照顾。白天允许她出去做模特工作,中途她还出去参加美术联考,有几天不在学校里。

我们大学最后一学期开始了,三月里是小琴最快乐的日子,首先是北京的中央美院知名教授寄来了他给小琴拍摄的裸体工作照,小琴偷偷地把我约到外面给我看,的确拍的很好,到底是知名教授,照片上是小琴的背影,盘着头发、赤身裸体的站在能转动的雕塑工作台上,边上是两个小琴的全身裸体塑像,把小琴塑的很唯美,不怪小琴那么高兴,小琴说她要永远保留这张照片,的确,如果不知情的人的确看不出照片上的女裸体模特是小琴,又过了几天,美术联考的成绩下来了,小琴的专业课分数过线了,下来就是考文化课了,由于去年小琴的文化课考试就通过了,所以小琴胸有成竹,一点都不慌,到了月底,小琴说要回家准备文化课高考,不想在这里上课了,因为这里无法准备文化课考试,开学以来我们才画了五次小琴的人体,师生们都明白,不能耽误小琴,大家纷纷感谢小琴近一年来的奉献,班主任真诚的祝愿她考上满意的大学,并说实在不行,还可以回来重新以这种方式来学美术。最后我们去了十几个同学把小琴送到火车站。她的名字估计只有系里几个领导知道,其他人包括用她上课的老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里是不是真的有琴字。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小琴偷偷地把两张中央美院教授给她拍摄的裸体雕塑工作照中的一张,送给我,感谢我在校期间对她的照顾。

剩下的几个月,我们再也没有像小琴那样的女裸体模特可画了,毕业作品,给我们找的是老年男人体模特,大家都不想画,没兴趣,敷衍了一下,人体作业水平远比画小琴的人体作业水平低,老师也没办法,只好让大家交以前小琴的人体作品当毕业作品,然后就是等到六月拿毕业证离校。

当年大学生是国家分配制,我后来分配到一个地级市的银行里干宣传工作,干了几年又升了中层干部,2002年,我去学校所在的城市开年会,顺便回母校看看,班主任已经不在世了,说起裸体模特小琴,据说我们毕业的当年小琴考入外省的一所师范院校的美术专业,毕业后回家乡所在城市里的一所省重点中学当美术老师,小琴离开后,学校又用这种方式在落榜的、有潜力的女学生中招女裸体模特,还是采用免费住宿,免费学美术和按国家标准给上课费用,招了几个的女裸体模特,结局都还不错,都考上了大学。一直到1994年才废除这种方式招裸体模特,因为1994年后,大学开始扩招,同时开始向学生收学费了,学校不缺钱了,而且由于工人下岗,大学生不包分配,愿意当裸体模特的女青年很多,根本用不完,费用也低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小琴的裸体上课情景常常出现在我脑海来,翻看我画的小琴的人体作品和她送给我的裸体雕塑工作照,感慨万千,当时我们毕业离校,带走的几乎都是小琴的人体作品,那个把优美胴体献给我们的小琴,你现在过的还好吗?

裸体模特

1434767572741.jpg(50.02 KB, 下载次数: 1)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昨天19:35 上传

未经作者书面的授权允许, 严禁转载本内容!

更多《游戏人生》内容请访问:https://www.qtxt.net/youxirensheng/

复制链接分享给更多人:https://www.qtxt.net/youxirensheng/554814.html

相关作文
网友评论:
提示信息
提示信息
文件:/youxirensheng/554814.html
不可写
[点这里返回上一页]